【上海電臺】探秘“內在宇宙”,他要做中國智腦的“探險家”

發布時間:2021-02-14

  人腦因其復雜 

  被很多人稱為是“內在的宇宙” 

  腦科學也已成為科學前沿的必爭之地 

  作為“中國腦科學”領域的領軍人物 

  中科院腦科學與智能技術卓越創新中心學術主任 

  上海腦科學與類腦研究中心主任蒲慕明院士 

  帶領團隊取得了一系列開創性成果: 

  他 “臨危受命”在上海創建神經所 

  構建出世界上首個非人靈長類自閉癥模型 

  誕生了世界上第一個體細胞克隆猴 

  籌劃“中國腦計劃”并發起 

  “全腦介觀神經聯接圖譜”國際大科學計劃 

  …… 

  蒲慕明給自己定下的奮斗目標是: 

  在世界腦科學界為中國奠定領跑地位! 

       

  

 

 

  01

  與蒲院士的訪談,約在市科委對其開展的腦機接口研究專項的一場評審會之后,他已經幾乎不停歇地講了3個多小時的話。

  73歲的蒲慕明坐到記者面前,一聊起“全腦介觀神經聯接圖譜”國際大科學計劃,滔滔不絕,滿臉興奮。他反復說無論是抑郁癥、自閉癥等腦疾病研究還是開發人工智能,都必須充分認識大腦:“好比你要解析計算機里的芯片,你一定要把里面的線路連接搞清楚,你才知道它怎么處理信息的。所以介觀神經聯接圖譜就是要在細胞層面把神經細胞的連接繪制出來,等于說我們要繪制大腦的地圖。”

  去年9月,“全腦介觀神經聯接圖譜”大科學計劃中國工作組在上海成立。這一大科學計劃將結合“腦科學與類腦研究”科技創新-2030重大項目的任務布局,依托上海市腦科學與類腦研究中心和松江G60腦智科創基地,采取聯合攻關、逐步推進的方式實施,力爭在2025年完成小鼠、2035年完成獼猴的全腦介觀神經聯接圖譜繪制。

  “我們有優勢領域!”蒲慕明對目標的達成信心十足:“ 我們在獼猴的研究領域包括基因操作是國際領先的。我們有可能在小鼠領域跟國際并跑,但是在獼猴的領域我們可能會領先。”

  02

  從跟跑到并跑,再到領跑,20多年來,蒲慕明見證并參與了中國腦科學的發展、進步,也深知其中的艱辛。

  蒲慕明出生于南京,成長于寶島臺灣,求學于美國,1999年他回國在上海創建中科院神經所并擔任首任所長。當時腦研究所的科研正陷入困境,1998年中科院上海腦研究所只剩下3個研究組。1999年神經所取代了腦研究所,建所4年后發展為13個研究組,創造了中國生命科學領域在國際一流學術期刊發表論文的紀錄。

  2009年,神經所組建腦疾病研究中心,開創性地建設了非人靈長類蘇州食蟹猴基地、九亭絨猴基地、腦功能磁共振成像平臺以及干細胞研究平臺等。如今,岳陽路320號,早已成為業內公認神經科學最前沿的地方。 

  2018年1月24日,世界首個體細胞克隆猴“中中”和“華華”在這里誕生,實現了我國在非人靈長類研究領域由國際“并跑”到“領跑”的轉變;一年后,首批生物節律紊亂體細胞克隆猴面世,開啟批量化、標準化創建疾病克隆猴模型的新時代。

  在非人靈長類動物克隆方面,中國以“黑馬”的姿態領先,但要成為神經科學領域的領跑者,必須要有不斷產生重大突破的持續創新力,要有更多科研無人區的探險家,而不是游客。

  蒲慕明說,“很多科學領域的導游都是國外的科學家,他們帶著我們做某些領域的工作,我們都是游客。我們希望將來有更多創新的東西,就得要冒險,雖然不見得成功,但探險總會探到有新天地,0到1的創新就是新天地,這些探險家將來就是做導游了。”   

  03

  神經所至今所取得的科研成果離不開蒲慕明對“嚴謹的科學文化”的堅守,更離不開他對科研人員、尤其對青年科研人員的嚴苛要求。

  蒲慕明曾經有一封非常出名的Email,那是2001年,他在加州伯克利大學任教時寫給實驗室學生的一封電子郵件,20年來,不斷在網上被轉發,或提及。拿今天的話說就是一封“網紅信”。信中浸潤著對學生的那片苦心和絕對的嚴苛:

  每個人每星期必須在實驗室50小時以上(比如說,每天八小時,每周六天。)

  工作,是指真正的搞研究,不包括上網,接發與科研無關的郵件(你可以在工作完成后在實驗室或家中做這些)和過度的與科研無關的聊天。

  當你們超過一天不在實驗室時,必須用e-mail告知我(即使我不在實驗室)。提前告知我你們的假期計劃。

  作為一個科學家,你必須把一切都獻身給科研事業。

  “現在很多年輕人都說干事創業要遵循自己的興趣,但興趣是怎么來的?通常就是因為你在做第一件事的時候取得了成功。之后,你的興趣就越來越多,越肯鉆研和為之付出。最先開始做的事情,做成是非常關鍵的一步。不能滿足要求,請離開我的實驗室”,蒲慕明說。

  正因如此,蒲慕明一直堅持“英雄不問出處”的用人之道。由18人組成的“克隆猴”科研團隊中,本科、專科學歷人員13人,占比72%,團隊成員平均年齡不到30歲。他們并沒有耀眼奪目的“人才帽子”,但個個“身懷絕技”。團隊核心成員博士后劉真是一位完全從中科院成長起來、土生土長的青年科學家。  

  04

  盡管已是古稀之年,但蒲慕明仍然每周工作7天,每天工作12~14個小時。他深知,歐美在腦科學的神經科學領域積累了深厚的研究成果,相比之下,20年前起步的中國神經科學研究仍然是一個蹣跚學步的孩子,需要抓緊每時每刻,投身科研。

  在當下最好的創新時代,蒲慕明認為,把中國傳統知識分子的忘我精神和社會關懷注入科學界,及早解決世界上各種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將是中國科學家對世界科學界獨特的貢獻。

  蒲慕明相信正在籌劃的“中國腦計劃”,與歐美、日本的“腦計劃”相比,將更為全面,是“一體兩翼”的布局規劃:即以研究腦認知的神經原理為“主體”,研發腦重大疾病診治新手段和腦機智能新技術為“兩翼”。這將有可能帶領中國的腦科學研究在未來10至20年實現跨越式發展。

  “科學技術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深刻影響著國家前途命運,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深刻影響著人民生活福祉。”

  對上海而言,科技創新策源功能的強弱,在一定程度上決定著上海代表國家參與國際合作與競爭的城市使命的達成與否。幸運的是,上海擁有全國第一流的科研環境,第一流的科研隊伍。在滬的兩院院士有近180人,他們一個人,就代表一個領域;一個人,就能帶出一支隊伍,他們是創新的引領者,是“站在山峰摘星辰”的人。

  1月4日起,上海人民廣播電臺攜手上海院士中心,推出融媒體系列報道《院士之光》,走近一個個閃亮的名字,聽兩院院士暢談創新歷程,分享人生感悟,洞察未來趨勢。

  -本文完-版權聲明:轉載前請聯系后臺授權

  https://mp.weixin.qq.com/s/t9a43Lii7lLFMfxyUSxGKQ

 

附件下載: 
    彩神网